维稳之源

民粹主义

这词经常看到,有时是看到某人用来说另一些人,有时则是别人用来说我

其实我有反思的——我是不是真的那么民粹。但反思的结论是:

我并没有试图利用民粹来达到我的什么政治目的,我只是单纯地对民众的苦难有一点同情心,以及对精英们对民众的傲慢态度相当反感而已。

伊能静在喝茶事件之后,“出于安全原因”取消了最近所的有书籍签售活动——但真正的“安全”原因恐怕不那么简单——或者说其实本来可以很简单——看看李承鹏的新书签售活动就知道了。

之后她在微博上的言论主题仍然没有“收敛”,甚至从某些角度上说,还是略偏民粹的。有人反对将其造就为女神,这没什么错,但问题在于,这次造神的显然不是粉丝……

因为据说她没能参加最新一期的《中国达人秀》录制……

盛世2013

这是几年前作家陈冠中的一本小说的题目《盛世——中国2013年》。赶在它被禁之前弄了一本看了一下,感觉低于期望值——可能是因为之前看了太多推荐,以至于期望过高了。当然现在想看就容易多了,因为据说陈冠中把电子版公开出来了

转眼2013已经到来书中所说的情况会否出现呢?谁也不知道……至少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冰火盛世计划”还没有施行,否则现在已经是盛世了。

关于此书的内容我就不剧透了,如果有不明白,就去上面的链接里下一本电子版看看吧。

然而与楚望台对本书的评论《危言与耸听》差不多,我也觉得作者本书写得太过于精英视角了。

他并不了解中国数以千计的颓废县城,以及密密麻麻像根瘤一样干瘪萎顿的乡镇村庄,以及生活在那里并不是那么High的人们。

无产者

无论有多少同情,也无论他们多么善良,一旦到了社会崩溃的时候,无产者中必然会涌现出一大批的流氓土匪。

这是必然的。

毕竟他们被剥夺了改变自己命运的可能,被压抑了太长的时间,社会动荡可能是他们唯一的翻身机会。

但同时他们无知、愚昧,在盛世中,没有人引导的话,其实还是很稳定的。

怕就怕民粹主义者把他们引导起来……

所以维稳的核心思想,其实就是反对民粹——要知道当年土共就是靠引导民粹才夺得政权的。

维稳之源

最后,我们不得不悲哀地发现,对于乱世的最大恐惧者,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这些中产者——那些反对民粹的精英并不是在为统治者维稳,恰恰是为同为中产的他们自己。

如我在《大赦天下》里说过的,真要到了社会崩溃的时候,有产者们早就跑到国外去了,而革命的无产者们是不会讲道理的,这种时候除非有新的威权出来统治他们,否则他们必然将会吞没一切……

而这其中最悲剧的莫过于中产。

意识到这一点,中产者会比有产者更加不愿意看到崩溃的结局,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这些中产者才是维稳之源。

注意:这里说的中产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只是指相对于无产者更有“产”,但又没有真正的有产者那么好的跑路条件。

《维稳之源》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