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八卦]2018-04-15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72期]

[一周八卦]2018-03-25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71期]

由108个尿壶想到的

缘起

前几天被一篇文章刷屏了,就是这篇《一个月里我跟踪了108个居民,发现一个特别好玩的事,80%的人手里都拿着一个尿壶 | 何志森 一席第571位讲者》。这的确是一篇很有趣的文章,让我想到一些别的东西。

建筑的永恒之道

关于建筑设计与人文之间的关系,我最早是从美国建筑大师Christopher.Alexander那知道的。

C.Alexander的经典之作就是这本《建筑的永恒之道》,在书中,他提出了一个重要的思想:建筑模式语言。这一概念后来被引入软件工程界,形成了程序员们都知道的:设计模式。

回到建筑上,C.Alexander提出这一思想的原因在于,他发现有活力或者充满生气的建筑、社区或城市一定是由生活在这里的人所创造的。每一个生机勃勃的建筑中,一定有一些特别之处,而且这种特别之处有一定的共性,对其作一番总结之后,就形成了建筑模式语言。

我很喜欢他在书里举的一个例子:一朵花是从种子里生长出来的,你不可能通过堆砌细胞的方法造出来。在我的理解中,所谓建筑模式语言就像是花朵的基因。有生气的建筑或城市也是这样,它是不能被“设计”出来的,只能是由生活在这里的人“培养”出来的。

文中说到过的客家人的三口锅,弄堂里的尿壶,都可以说是一种模式语言。

之前在看《梦想改造家》这样的家庭装修节目,我也觉得可以很明显看出,所有好的设计师都会花很多时间去深入了解,被改造的一家人是如何在原来的家里生活的,之后才能有针对性地去设计适合他们的新家。而如果没有这个过程,或者过多地试图在设计中表达自己的“想法”,结果只能是让人住得不舒服——即使搞得很好,也只能是让人觉得住在高级酒店,而不是家里。

不管建筑也好,社会也好,人,才是其中的灵魂所在。然而在当下的中国,凌驾其上的往往是领导的意志——这是很多新建筑没有灵魂的原因所在。

看到文中说到:

很多人说这不是建筑,这不是设计,因为阿姨不是主流社会的人,不是精英,所以这不叫设计,但是我一直觉得这才是真正的设计。

不知道说这种话的是什么人,大概是传中的“精赵”吧。

尿壶社交

关于此文的另一个被关注重点是那些提尿壶的人……

我认为作者在这点上搞反了,不是因为有尿壶,他们才有社交,而是他们本来就有社交的需要,尿壶社交只是其中一种。

大约十年前开始,我在上海拍了很多弄堂和城中村,尿壶的确有很多,但他们也不是除了倒尿就没有其它的社交。他们还有很多社交方式,比如买菜社交,睡觉社交(夏天的晚上他们都睡在马路边),这与非洲妇女的情况不同。

下图是2013年拍的。

顺便说一下,上海中老年人喜欢穿睡衣出门的原因也与他们的生活环境有关,毕竟在拥挤的弄堂里,家的界限本来就是模糊的,对他们来说,家门里的部分只是卧室,家门外的周边其实是一个公共客厅,穿个睡衣走在客厅里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现代社会的社交变化不完全是因为住宅建筑的变化,更多的还是因为社会本身的变化,特别是工作和生活方式的变迁,建筑的影响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站街女

文中他的学生在观察站街女后的难受反应如此严重,让我惊异于时至今日居然还有这么多人似乎之前都不知道中国有这样的一面。

可见《厉害了我的国》之类的媒体宣传还是很有效果的。

当然,他们现在能知道这个也是件好事。

关于站街女,我想到的是一位我最喜欢的中国摄影师:赵铁林。他的人生充满了传奇色彩,当年为了拍摄一组以小姐为主题的片子,住到海南一个小姐聚居的村子里,与她们成为朋友。

可能很多人没有听说过他,但柴静你们总知道吧,她当年就是看了赵铁林的一张照片决定做一名记者的。

遗憾的是赵老师已经去世快九年了……

[一周八卦]2018-03-18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70期]

就是要纪念霍金

缘起

我是一个懒人,对于蹭热点本没有太大的爱好。只是前几天霍金去世,在大家一片纪念声中,有几篇文章让我不吐不快,顺便装个B。

就是这几篇:

五道口老实人《高级奶头提供者——霍金
土摩托《霍金与苏尔斯顿
和菜头《诚实地悼念霍金教授

这些就是典型的为了哗众取宠而故意唱反调的例子。自从昆德拉的“刻奇”概念在国内忽然红起来以后,某些人在根本没有理解的情况,误以为啥事都不能与大多数人一样,这种大脑逻辑也是简单得跟单细胞动物一样了。昆德拉反对的是那种被强权操纵的刻奇(比如二十四孝,感动中国之类),而不是所有的大众情绪都应该反对。

第一篇没什么好说的,这个作者既不懂霍金,也不懂奶头乐。不懂霍金是毫无疑问的,虽然他文中引用了一堆的公式,但看上去都是搜索来的,并不在他的理解范围内,否则不至于看不懂《时间简史》。对于他说的凝聚态物理博士说全世界能完全懂《时间简史》的人不超过1000人,他指的大概是懂得《时间简史》里提到的所有物理理论吧?要说完全懂广义相对论和量子物理,全世界可能真的只有几千人。但是看懂这本书并不需要懂这么深的知识。至于奶头乐,布热津斯基都说了,是“低俗娱乐”,拿来说理论物理合适吗?明显是不懂奶头乐嘛,你要说今日头条是奶头乐我倒是完全赞同。还有引用那个Jeff.Dean的段子试图用来证明所谓的“非理性信仰”根本就是搞错对象,那些段子恰恰是业内人士的理性玩笑。

第二篇是土摩托的。从我听说这个人开始就他全无好感,此人的令人讨厌程度甚至超过方舟子。为了反对大众对霍金的纪念,把一个生物学家当作栗子举了出来,这是什么“科学逻辑”?再 说炒作业界名人的做法不都是你们这些媒体人干的吗?当年乔布斯去世的时候你们又何曾关注过早他几天去世的Dennis.M.Ritchie?相比生物学家和物理学家的关系,两个计算机方面的专家关系更近一些,而DMR的历史贡献肯定是大于乔布斯的——没有DMR的C语言和UNIX,就没有现代的计算机行业更不用说智能手机了。你们这些臭不要脸的媒体人是最没有资格作这种比较的了。

第三篇是菜头叔的,坦白说,这些年来,菜头叔早已沦为一个油腻的LowB中年人了。我赞赏他的诚实,但我反对他认为的:不懂霍金的理论人就不能把他以一个物理学家来悼念。简单地说,他可以选择把霍金教授当作一个低俗娱乐爱好者来悼念来体现他的诚实,但不能要求别人也这样。纪念一个物理学家只需要知道他做过很大的贡献就够了,并不需要懂他贡献的东西。正如所有纪念乔布斯的人,没有一个像他那样懂得如何造出一款爆款手机,即使库克也不行。

时间简史

下面是装B部分,高能醒目,注意防备。

我买《时间简史》的时间比较晚,比和菜头晚了五年,是97年买的,一口气就看完了,没有太多难懂的东西。倒是同时买的那本罗杰.彭罗斯的《皇帝新脑》至今没看完,看到拼花砖的部分时被他搞晕了。不过我后来有一次网购的时候凑单又买了一本《时间简史》,旧的那本就扔了,所以现在这本比较新。

图中另一本《黑洞与时间弯曲》是Kip.Throne的作品,他也是一位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霍金的朋友,电影《星际穿越》的物理顾问,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这本书除了一些科普内容以外,还有很多物理学界的八卦,当然少不了霍金,除此之外还有惠勒(黑洞这个名字就是他取的)等。看了这本书,你们就会知道这些物理学家并不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也是普通人,甚至也很低俗。

比如黑洞这个名字的由来就是很低俗的。

关于物理学家的八卦,还有一本书值得推荐,就是这本费曼的自传《别闹了,费曼先生》。

当然,看一点科普物理加一点物理学家的八卦也没啥,我之所以会看这些,主要还是因为我曾经是个物理爱好者。早在读《时间简史》之前四五年,我就在学校图书馆借过几本相对论的教材自学过,记了几万字的笔记。

上图是当年所记的笔记的一页,抄录的是著名的爱因斯坦质能方程E=mc2的推导过程。其实并没有很复杂,现在的高中生只要数学不太差,能理解洛伦兹变换,基本上就可以自己推导出来。

当年要不是因为看到广义相对论之前的数学部分——N维连续统的矢量和张量计算——把我看晕了,说不定我就搞理论物理去了。只是没想到过了二十年,为了学习深度学习技术,不得不再次学习张量计算,不过幸好现在有电脑强大的计算能力。

装B到此结束。

关于诺奖

有一个著名的段子是这么说的:

关于诺奖最大的杯具,不是你没有得过,而是所有的人都以为你已经得过了。

霍金就是这么个人。

Kip.Throne在指导拍完《星际穿越》后不久,因为他的一个理论得到证实而得奖了。当时我看到这个消息就引用了这个段子,并且说:霍金看到这个消息大概也会想到这个段子吧。

我是一直为他没能拿到诺贝尔奖而感到遗憾的。

当然也许他并没有这么想,或者诺奖也不足以表彰他——也许这么说有点夸张,毕竟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毫无疑问地只能是爱因斯坦。

除此之外,与爱因斯坦同时代的物理学家中成就比霍金高的也大有人在。但托媒体的福,霍金在同辈物理学家中有最高的知名度。

至于说到杨振宁则是另一个不幸的例子,他算是被臭不要脸的媒体人们给糟蹋坏了,导致很多人不了解他在物理学界的伟大程度。

霍金的伟大之处在于他的成就都是用那样一副残疾的身躯做出来,不能不让人肃然起敬,更不能不让人想到的是:如果没有这一约束,他也许能做得更多。

纪念霍金

所以,看不懂《时间简史》并不能作为纪念霍金的障碍。

每一位为基础科学作出贡献的科学家,都是在为全人类作出贡献,每个人都应该可以自愿去纪念,即使是出于“刻奇”。

[一周八卦]2018-03-11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69期]

[一周八卦]2018-03-04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68期]

[一周八卦]2018-02-18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67期]

上海没有BAT不是问题,但是……

惭愧,拖拉了快一个月才写完。

先谈谈KESO的文章

关于上海互联网的问题,是前一阵那篇热文《上海是怎么错失这些年的互联网机遇的?》引发的,虽然部分同意其结论,但内容的确问题很多,群里讨论过一回就过去了,懒得多说。今天看了KESO的《上海没有BAT,那又怎样?》,倒是有很多不同意见,所以就来说说吧。

之前那个热文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把BAT当作互联的标杆,但可耻的是,它们也是中国互联最大的三个流氓。之前还有一个反驳热文的文章《上海没有错失互联网 #F1480》说BAT也不算大,上海多的是大国企可以碾压它们,光烟草税就700多亿……这种说法简直可以说是臭不要脸了。靠垄断做得再大算什么本事,何况烟草。但是有一点跟KESO一样,我也是赞同的,那就是上海还是有很多中型互联网公司搞得很不错的,曾经还有个盛大是很不错的。

然而KESO说当年如果易趣没有卖掉,可能会比淘宝搞得更好,我非常不同意,作为易趣被卖掉之前的用户,我敢说如果不卖掉,它会死得更难看。关于这一点,我在十年前就反对过KESO,见《成功的C2C无关收费》,根本理由就是:易趣的失败是因为它本来就烂,淘宝的成功源于交易模式的创新。当然原文中提出的关于淘宝是靠沉淀资金投资盈利的猜想后来被冯大辉指出并非如此,因为支付宝和淘宝是相对独立的,后来我也了解到,淘宝的盈利模式还是传统的流量生意,只是因为垄断了交易,这个生意还是很不错的。

至于盛大,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最近才批露出当年盛大的主动撤退是因为陈天桥个人的身体原因,这一点连当年很多的盛大员工都不知道。然而这也说明了一个中国特色的企业问题:创始人对企业有决定性的影响。正如二马一李三人对BAT的影响大概也差不多。盛大并不是没有可以领导的人,至少还有谭群钊和陈大年,被KESO夸奖的WIFI万能钥匙不就是陈大年搞出来的嘛——虽然我并不喜欢这个产品。

携程算是一个比较成功的例子,但只能算是比较成功,毕竟OTA这个领域它做得最早,并且早年的人海战术的确是一条后来被O2O再次证明是有效的方法。我可以说是看着它成长起来的,早年它就在我当时工作的公司楼下(顺便说一句,当年饿了么还在那栋楼的厕所里贴小广告)。话说我才知道原来天巡被携程收购了,难怪没有以前好用了。不过携程并非没有危机,美团和飞猪都在切OTA这块蛋糕。

上海的互联网公司除了这些,其实还有一些不错的中小公司,比如余老师所在的沪江。

还有很多跨国大公司在上海设立了研发中心,比如微软,比如谷歌……

再来谈谈上海互联网的失败

盛大的事情前面说过了。易趣那算是邵亦波之流个人的失败,而且也说过了,懒得再说。我想谈点别的例子:

滴滴与快滴合并以后,网约车市场就算是尘埃落定了,就连uber中国也不得不卖给滴滴。但其实在网约车大战的年代,上海是出过大黄蜂这样一个本地竞争者的,而且一度也做得不错,但最后还是玩完了。有一种说法是因为上海的出租车市场规范而成熟,没有网约车什么事,这显然是一种装外宾的说法。

以前我每年年初五凌晨从虹桥机场打车回家都要被司机BB半天嫌太近。23点以后的南站出租车不打表也是惯例,闵行人民最爱的是奇瑞QQ小黑车,连司机能塞七个人外加行李。所以网约车还是很有市场的,当年我最爱的就是uber。

当然上海在行政方面的规范和有效在业内是比较有名的,但这只是一方面,但同样的另一方面就是著名的“钓鱼执法”事件。所以这种规范只是政府与出租车公司之间的一种互利行为而已。而网约车在其它地方蓬勃发展的时候,上海却对这种新生事务直接定性为黑车,大黄蜂的发展因此比它的竞争对手们更加受限,光在本地新闻上我就看到过好多次大黄蜂被查处的报道。倒是uber一直游离于被管理范围之外,原因值得猜测。

其实很多上海人怀念的是陈良宇时代,那时的行政可能还不够规范,但肯定比后来更加有效。之后的上海就越来越官僚了,虽然跟其它地方比可能还好,但确实是在退步。想想1115和1231事件就知道,最近的季风书园事件也可以作为参考。

一号店曾经很牛,在刚成立那几年,每年的营业额增长都是指数级的,但是却没过几年就搞成现在这样,先是被平安控股,后来卖给沃尔玛,现在又已经是狗东旗下,人称电商界的三姓家奴。为什么会搞成这样?

当然首先是没钱。上海虽然有很多金融机构,但是在我看来,这边的资本相对的没有那么喜欢互联网业,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不懂。那些资本家看上去更愿意投资房地产或其它金融产品。

另一方面作为一个用户,我觉得一号店自己也是不思进取。早期的一号店购物体验是很好的,但是后来就越来越差,作为对比,狗东的购物体验是在慢慢变好的——早年我一点都不喜欢狗东,但现在我每年在狗东消费的金额远大于某宝。大概四五年前,我有一次在一号店买到的方便面是过期的——因为一直很信任它,收货时都没看过保质期,吃到剩最后一包时才偶然发现,算下来在我收货的那天,这货就已经过期半年了。后来我就再也没在一号店购物,并且养成了收货时看保质期的习惯,还好到目前为止还没在狗东碰到过期。

易迅的情况也差不多,在我还不喜欢狗东的时候,能在易迅买的基本都是在易迅,送货真是太快了。坐拥包邮国巨大的市场和便宜快速的物流,搞电商真是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但易迅还是没有搞成功,反而被狗东收购。

一号店和易迅的失败真是一件令人非常遗憾的事情,事情本来不应该这样。

点评其实算是成功的,阿里当年搞口碑就是为了跟点评怼这个市场,但是可耻滴失败了,最近用烧钱大法重出江湖才有点起死回生的迹像,不过要想从点评那抢点市场还是很难的。但就算这样点评最终还是被美团给兼并了,而不是反过来,这是为什么?

还有谁?还有被优酷收购的土豆……作为一个比youtube还早成立的视频网站,结果却是这样的下场。

问题在哪里?

我也不是说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必须成功,但上面这些例子的问题在于:

它们本可以更成功,或者不至于失败得这么早。

这里面一定有一些与上海相关的原因,即便不是我所猜测的这些原因,也必然是有一些原因的。

但是KESO等人的观点却不这么认为,这是我不同意的。虽然我不是什么业内大佬,但至少曾经在盛大创新院出没过,与各位院长和研究员们谈笑风声,造访过金茂上的Google到恒隆广场的钱宝网,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人生经验。

没有BAT的确不是问题,但不得不说上海的互联网行业的确是有一些问题的,具体有什么问题更是值得进一步思考的。

失败并不可怕,看不到问题也还没有那么可怕,可怕的是不愿承认失败,更不愿思考背后的问题,只会一味地争辩说没有问题。

那么,你们开心就好喽,反正我已经离开了生活工作十五年的大上海了。

[一周八卦]2018-02-11

没有更多内容参见《8周刊[第466期]